服务热线:0791-88528829
青苑天猫商城 > | 京东商城 > | 收藏本站 > | 青苑官方微博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第150期:《馆见》与师大的美术教育
资讯动态
第150期:《馆见》与师大的美术教育
时间:2019-04-27 来源:青苑书店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2019年4月7号,青苑书店与江西师大美术馆共同举办了一次题为“那时的美术教育”书友会.



 
岁月如流,五四运动已过百载。时光荏苒,运动留存的遗音仍震烁中外,余波未平。对于这场曾影响二十世纪中国的重要变革,后人誉不绝口,它让当时的人们认识了什么是科学、什么是民主和自由。正如周策纵评述的:“五四运动实际上是一场思想和社会政治相结合的运动,它企图通过中国的现代化来实现民族独立、个人解放和社会公正。它所促成的主要是思想的觉醒和变革,并且它的领导者是知识分子。这又进而促进了各种社会、政治和文化的变化。”
 
 回望这百年历史,近代中国在科学或文学上的进步,五四运动都功不能没。遗憾的是,在这场借鉴西洋的革新中,虽前有蔡元培先生郑重告诫的“文化运动不要忘了美术”,但在西洋文化史上占了重要地位的艺术,到底还是被忘掉了。

1928年,“五四”仅过九年,时任杭州“国立艺术院”(即今天的中国美术学院)院长的林风眠即刊文抱怨:抱怨艺术家,反感他们头发留的太长了,动不动就骂人,说这样的艺术家不像艺术家;抱怨艺术展览会太少;抱怨美术史研究的太少,美术史著作亦太少。这时,没有美育的大学教育,其弊薮已显露矣,而在这篇文章之前,林风眠还曾写过一篇更为深远的长文,文章里林先生悲凉的写下,“现在无论从哪一方面讲,中国社会人心间的感情的破裂,又非归罪于‘五四运动’忘了艺术的缺点不可”。
 
无独有偶,同样强调美术和美育的蔡元培先生,在其1917年撰写的文章《以美育代宗教》即阐述到:“鉴激刺感情之弊,而专尚陶养感情之术,则莫如舍宗教而易以纯粹之美育。纯粹之美育,所以陶养吾人之感情,使有高尚纯洁之习惯,而使人我之见、利己损人之思念,以渐消沮者也。盖以美为普遍性,决无人我差别之见能参入其中。”蔡先生这寥寥三五行字,正是刊印在《馆见》扉页上的箴言,白纸黑字间,述说的不止是先生对美育的企望,还道尽《馆见》编者心中那义不容辞又诚惶诚恐的忐忑心情。

如今,蔡元培先生提出的“以美育代宗教”已过百年,国内大学的美术教育大概是没有如蔡先生所愿的进步。这些年来,抱怨美育的声音也早已高越林先生当年的抱怨声。遍览当下,多数大学以壮大规模、适应市场为第一要务,“美育”“宗教”之类的问题在大学决策者的蓝图中似是被理所当然的忽视。
 
面对当今的美术教育环境,江西师范大学创办美术馆、办立馆刊——《馆见》,是他们针对于当前美术教育中的弊端所做出的回应。
 

 
回望江西美术教育的百年历史,虽说仍有问题与不足,但更加令人敬佩的是,在过去有一大批学者、教育者为推动江西的美术教育事业而砥砺前行。1943年,立风艺专的成立可谓是打开了江西美术教育的先河,弥补了江西历史上没有艺术高校的空白。著名书画家胡献雅先生担任立风艺专的第一任校长。此次书友会嘉宾胡青先生作为胡献雅的后人,对于胡献雅的生平事迹有着详尽的研究。分享会现场胡青先生向大家讲述了立风艺专成立的那段过往。

胡青(江西师范大学教授、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国家督学)
而今,江西师范大学作为江西第一所师范类院校,在江西省美术教育事业中承担着一份重要责任。该校培养了许多杰出的教育者与艺术人才,如今这些人已成为了江西乃至全国高校、艺术界中的中坚力量。江西师范大学美术馆作为江西第一所高校美术馆,在美术教育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书友会现场,曾任江西师范大学美术馆的第一任馆长张鉴瑞先生向我们谈及他提议创办美术馆初衷:外国的很多高校都建有美术馆,他们会定期举办展览,使学生能够通过展览的形式更加贴近艺术家及他们作品,而当时江西省内没有一所高校建有美术馆。因此,在江西师范大学建校七十周年之际,他向当时的师大校长傅修延先生提议创建一所江西省高校美术馆,傅修延先生欣然应允。也正是这样,江西省第一所高校美术馆得以成立。

张鉴瑞(江西师范大学教授、江西文化艺术发展促进会会长)

美术馆弥补了美术教育中的不足。通过定期策划和引进高水平展览,为教学与交流提供场所,同时担任起大学所故有的文化传承和引领的责任。几年来,在美术学院师生戮力同行下,美术馆逐渐成为学院乃至学校美育教学的长效载体。
 
此精美一册《馆见》,作为美术馆的馆刊,是立足于江西、面向美育、面向学术所出版的艺术类书籍。本次的书友会嘉宾吕作用先生针对此书向大家谈到:《馆见》每一辑都围绕一个主题刊发数篇“话题”文章,此次选择“那时的美术教育”作为第一期的主题,主要因为在任何时候,教育总是先行的,而江西师范大学作为一个师范类院校,教育更是其主要功能与责任。此外,书中除了“话题”一栏,另辟“问道”“谭艺”“问学”“绘事”四个栏目,分别辑录了老师和学生的文章及近些年在来师大举办的讲座、展览。

吕作用(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博士)

若论及此书的命名,还颇有一番深意。吕作用先生向我们解释:“馆见”寓意“一管之见”,正契合书之宗旨——无意指点江山,但陈一管之见。另一方面,“馆见”作为美术馆的馆刊,选取“馆”字,也表明此书与美术馆之间的丝丝联系。

光亚平(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书籍设计师  /中国出版协会装帧艺术委员会委员)

当捧读此书,我们不难看出设计者和撰文者在当下语境中仍能保持的优雅姿态。首先,其简洁而细致的装帧和排版设计给阅读带来极大的便捷性和易读性,在纷繁的当代视觉图像生产与视觉消费中,不啻为极佳的阅读体验,由此也可看出设计者的良苦用心。其次,文章的严谨性、逻辑性和多元性,不人云亦云、不墨守成规,有扎实的考据和理论过程,更是提高书籍整体的水准。这也不难理解,刘世南先生予此书“这是江西师大出版史上重要的里程碑”的评价。
 

 
江西师大缘于其自身历史的积淀,文化氛围之浓厚实属省内高校中的佼佼者,高品质的学术讲座和艺术展览便是反映。2013年范景中先生应江西师范大学瑶湖讲坛之邀所作《为什么要读点美术史》的讲座自是其中一例。后来,讲座的内容由江西师大美术学院研究生李文昌整理、注释,并经范景中先生多次校修,辑录于此书之中。

在试着回答“为什么要读点美术史”这个问题时,范景中先生举一牛津大学教学的例子让听者感受:
 
 一个学生说“我们到导师的房间去,他只是点燃烟斗,对我们闲聊。”牛津导师所做的就是召集少数几个学生,点燃烟斗,向他们喷烟,学生被喷四年,被熏成了成熟的学者。一个被烟熏透的人,就能说优雅的英文,写优雅的英文,其优雅的风格是靠任何其他方法都学不到的。导师对你的学习和研究发生兴趣,就会对你喷烟,直到在你心里点燃火苗。此处我们不妨引用一句贺拉斯(Horace)“的《诗艺》(ArsPoetica ):Non fumum exfulgore,sed ex fumo dare lucem Cogitat(他的构思不是让火苗在烟雾中熄灭,而是把烟雾化火焰)。可能老师什么也没有教你,整天与你抽烟聊天,但几年后你会发现自己在这样的烟雾闲谈中变了,什么变了,其实是你整个涵养变了,这种涵养是什么,就是的才我说的“烟云供养”。
 
一“涵养”、一“烟云供养”,前者是结果,而后者正是前者产生的过程,或者可以说是原因。此乃讲座中的精萃所在。范景中先生所举此例,告诉我们,美术教育不单单是课堂上老师讲授,学生单方面聆听的形式。恰恰相反,好的教育应是在老师与学生日常聊天中,老师的谈吐、言辞、行为,以及双方的互动,在这潜移默化中对学生产生深远的影响。
 
论及“读点美术史”对人生的用处,范景中先生引用了唐代画论家张彦远一句“若夫不为无益之事,则安能悦有生之涯。”试着从人生的角度对此问题做出了回答:整天在艺术作品中徘徊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这才是人生值得度过的日子。且正是这些所谓的“无益之事”,才让我们的心灵发生了变化。与“无益之事”异曲同工,范景中先生又引近代南昌画家范金镛一本册页题跋上的文字:谁知象罔是真师,万剪难裁梦一丝。来强调读点美术史乃“无用之大用”。

苏米(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副院长)

“无用之大用”,此言虽简,却在书友会现场被提及多次。《馆见》主编之一苏米先生向大家谈及此书创办的初衷,他说道:现今大学里功利性的学术文章发表很多,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为了评职称或申报课题,这些文章的质量也不尽人意。如此一来,非但没能推动学术研究的发展,还平添出版社的库存,这也是多年来外界对科研现状所诟病的原因。而《馆见》一书从某一方面来说也可称为“无用之书”,书中对于每篇文章的作者都只是刊登姓名,后面没有任何职称和单位,所以也不能用来评职称,对于个人来说确实是无用的。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是一样,单从文章内容本身来审视。也正因此,对于文章的选择就不包含任何功利性因素。另一方面,正如吕作用先生在书的前言中所说:《馆见》所关注的艺术和文史,大多是“无用之物”,所以此书创办也只是希望能让读者在闲暇之时,翻阅此书而带来些许愉悦。
 
若论“读点美术史”对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文明素质的影响。范景中先生在讲座中这样说道:一个民族的理想之中应该具备一个重要内容,那就是艺术,而艺术是通过什么方式进入民族的理想,简单说就是通过美术史。

艺术水平的高低是一个民族文明素质的重要体现。如何提高一个民族的文化涵养与艺术修养,学习美术史知识,观看美术展览、听讲座可谓是提高修养重要方式之一。江西师大美术馆及其馆刊的创办正是立足于此。通过策划和引进展览、讲座的方式让大家回归艺术、回归美术史,在潜移默化中提升文明素质与艺术修养。这也是《馆见》编者心中的冀愿。
 

 
倘若问一位还是学生的书友,在江西众多的高校里,你最钦佩哪所大学的文化氛围?我想,大多数人会选择江西师范大学。书友会上苏米老师向我们谈及:江西师范大学虽不是一流的大学,影响力也没有辐射全国,但却始终保持着一种能和一流学者对话的水准。例如曾在江西师大教书十余载的邱振中先生,其学术成果和艺术成就不管是在师大还是后来到央美都是高水准的。而后来的张鉴瑞、万木春、封治国,现在任教的吕作用、彭帆江、夏学兵等,以及前些年毕业的龙友。正是这一批学者的努力,他们对待学术的严谨态度与追求,他们切身的实践与经历,感染着师大的后辈,所以师大的美术教育一直保持着一种良好的文化氛围与传承脉络,并仍在一代代传承与延续着。

曾在江西师大任教的封治国老师,是此次书友会上被嘉宾多次念起的人物。作为师大优秀教师的一个缩影,他对清末民初南丰籍画家汤燮的研究文章也被收录在《馆见》之中。石守谦在《风格与世变》一书中论及:由于清末民初时期的作品大多散处各地收藏,零星而庞杂,又有多数未经发表,资料之丰富庞大反而形成不易掌握的研究瓶颈。由此可见封治国对其乡前贤汤燮的研究考证和评述实是难能可贵。

毛静(江西高校出版社重点图书办主任)

 此外,关于清末民初这个阶段,江西高校出版社的毛静老师对这一时期的研究也颇有成果。毛静老师作为乡邦文化和书院文化的研究学者,尤其注重史料的搜集和史迹的寻访工作。书友会现场,毛静老师向大家讲述了一段轶事,他曾得知家乡丰城有一批关于“北平艺专”(即今天的中央美术学院)的珍贵史料。史料中涉及人物的众多,正如毛静老师所言:“不是问这批史料涉及到多少人,而是说没有涉及到那个人”,其广猎程度可见一斑。徐悲鸿、齐白石、林风眠……一个个名字一一念出,想必此言极是。
 
《馆见》得以成书,毛静老师可以说是其主要推动者之一。书友会现场,他在谈到自己与《馆见》及此书背后的编者之间渊源颇深。在《馆见》之前师大曾创办一本艺术杂志《赣商·艺术鉴藏》,此书中专辟栏目由他写成的系列江西近代藏书研究文章。正是借此机会,使得这些文章在以后可以集结成册,进而有了《江西近代藏书三十家》一书,付梓面市。
 
所以,不论是之前的《赣商·艺术鉴藏》还是如今的《馆见》,都可以从中感受到,一批批学者,正在通过他们的努力以及对于学术的追求,为江西的教育事业、文化艺术事业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光亚平
而今,学院作为美术教育的重要场所,具有无法替代的作用。但是,如何更好的发挥学院在美术教育的功能与作用?美术教育应该给学生传递些什么?如何在美术教育更好的传递?选着什么样的方式与媒介?这是现代美术教育中值得反思的问题。江西师范大学美术馆及《馆见》的创办,正是他们对此做出的回应。

书友会最后,张鉴瑞先生的一番话可谓曲终奏雅:的确,对艺术的不断追问和思考,不仅是艺术史家思考的基本问题,也是当代艺术教育所面临的基本问题,学院的意义不仅在于艺术技艺的传授,更在于人文精神的传递。

本文作者
谌钦骅
青苑书店店员

嘉宾签名留念

  青苑动态
  媒体报道
  书友会预告
  书友会回顾
  新书排行榜
客户服务热线:
0791-8852 8829
联系我们:
金域名都旗舰店:南昌市洪都北大道299号金域名都1-021号
隆鑫批发门市:洪都中大道81号隆鑫广场一楼图书城43号
QQ(3):192479797
QQ(2):146221099(已满)
QQ(1):38646071(已满)
青苑网络平台:
青苑官网:http://www.qybook.cn
青苑微博:http://t.sina.com.cn/qingyuan1314
青苑豆瓣:http://www.douban.com/group/18980
书友会视频:http://v.qq.com/vplus/8ce758ee02a5419ba7f358a3c1cdb434
书友会留影:https://user.qzone.qq.com/2762910278/
扫描微信号
随时关注青苑动态
Copyright © 199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昌青苑书店 版权所有 赣ICP备100264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