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791-88528829
青苑天猫商城 > | 京东商城 > | 收藏本站 > | 青苑官方微博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第四届中国最美书店周南昌站最强音:书店共同体是这个时代非常重要的方向
资讯动态
第四届中国最美书店周南昌站最强音:书店共同体是这个时代非常重要的方向
时间:2019-07-04 来源: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中国最美书店周”自2016年起由国内新锐文化出版品牌「未读」发起组办,每年七月份书店周期间联合全国出版品牌和书店品牌举办丰富多元的阅读文化活动,打造具有中国特色的以“书店”为主题的节日品牌。迄今为止,“中国最美书店周”已成功连续举办三届。

2019月7月,第四届“中国最美书店周”活动正式启动。本届主题为“新青年阅读+”。7月14日,活动登陆南昌青苑书店,分为新青年阅读+主题书单展陈及“十问新青年”南昌论坛两个主题活动。

7月17日,“十问新青年”南昌论坛在青苑书店举行。书评人、绿茶书情创始人、阅读邻居联合创始人绿茶、全国书店联盟、“书萌书店行”活动创始人孙谦及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图书策划胡青松三位书界资深从业者,为南昌读者和书友带来了一场“新青年阅读对话”活动,畅谈各自对于书店、阅读、出版话题的看法与观点。活动由南昌大学中文系教授张国功主持。

本文根据绿茶、孙谦、胡青松散文活动嘉宾现场讲话整理而成,标题为整理者拟定。现予发布,以飨读者。

孙  谦

书店应该如何进化

我是个书店人,我做书店到今天是第13年。我一直在想,我入行的时候是书店往下走的时候,等再我出来的时候,可能大家觉得书店到了最高潮的时候,但实际上我观察书店其实一直是处于一个不断退化的过程。我们碰到的书店越来越多,书却越来越少。我们会注意到,什么阅读空间、图书馆、咖啡厅、服装店等等都在放书,但却没有人看书。我们走过很多书店,各种最美书店,里面都是咖啡啊,文创空间啊,等等,都是各种其他东西在赚钱,只有书不赚钱。那么,书店应该怎样去进化?我想首先谈谈书店的转变。

我印象中最早的书店就是新华书店,那个时候想买一本书非常困难。在那个年代,书是稀缺品。之后我上高中和大学,家门口开了家席殊书屋,我发现书是可以像开架阅读的,我不需要再去为了卖一本书而再求人,我拿哪本书都可以。这个时候书就变成了普通价值的商品,只要有钱可以就等额交换。那时候我就想,等我大学毕业了可以去书店工作,想看什么书就可以看什么书。但真的当我从大学毕业了之后,我发现图书的价值又变了,变成了一种非常瞩目的价值商品,它的作用是引流。京东、亚马逊等电商进入了这个领域,他们告诉消费者,书是可以打折销售的。这个时期,书店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一个困境期,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图书行业的。

我发现,书店行业真的很难越来越难,但同时我们也在不断的进化,我们把书变成了连接人与人之间的商品,就像我们现在在座的大家一样,我们来这里可能不是为了来青苑买一本书,而是因为今天我们有个活动,见某一个人。我们把它叫做体验经济时代。

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一下消费者的力量,我们需要知道读者和阅读生态的转变。在这么多年当中,我们不仅是从纸质上面读书,还在电脑屏幕上,iPad上,手机屏幕上。读书跟人群也发生了转变,书店的场所也发生了转变,以前只有书店有书,现在任何地方都有书,咖啡馆,服装店,甚至饭店也有书。书店的功能也在变,之前你来书店只是为了买书,而现在可能是为了去看一本书,去认识一个人。书店里面工作的人员也发生了转变,以前在书店工作的人就像我这样的,非常喜欢读书以及爱书,现在则完全不一样了。有的人来书店工作,纯粹是为了工作,有的人是为了重新体验一种职业,还有的人是为了来偷师学艺,当然也包括真正爱书和愿意为书店付出的人。

还有消费人群的转变。以前因为书店只卖书,书店里迎来的都是读者。现在因为书店提供了多一个种多样的社交环境,书店的消费人群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比如有很多独立的创业者,他们需要移动工作,特定职业的人群,还有的是为了休闲约会,为了带孩子,为了写作业,或者有书店情结的人,为了打发时间的人,失业的人,退休的老人等等。但唯独不包含中年人,不包含正在为自己事业和家庭打拼的人。可是,我认为中年人士最应该去读书的人。不读书怎么去影响孩子?怎么去进步?社会去解决社会问题?因此我们需要推广阅读,需要让最该读书的人去读书。

我觉得在未来,我们的书店可能或者必须要发生一些变化,比如说以后我们进书店可能会收门票,这种情况已经在香港、台湾、日本等地在做了,国内据我所知道的最少也有三家,一家是一个书店,一家是佳作书局,还有一家在石家庄,叫春华书城。我认为我们真的可以考虑收门票这个事情。

此外,精细化会员制,对不同的会员、不同的人群实行不同的会员服务,也是将来的一个趋势。还有多元化的经营,并不是说我们要把书店变成一个杂货铺,我想讲的是,书店可以做跟电商不一样的事情。比如说我们去卖电商没有的书,我们去自己做一些出版,自己做一些文创,自己做一些独立的出版物和杂志,让读者愿意带着淘宝的心态来书店找书。

还有跨界合作,书店要生存,除了我们自己想办法,也要跨界去合作,去想一想怎么和别人做合作,比如说我们走出去和校园合作,和博物馆合作,和商场合作。

最重要的,还是从自己书店本身出发,比如说我们做活动,我们来讲一本书,我们把很多书的内容再挖掘一下,做他们的线下课程,等等,这些东西全都是在书店里面固有存在的价值,只不过它现在沉睡在这里没有去挖掘。

绿  茶

书店共同体是这个时代非常重要的方向

我今天来到青苑,有特别深的感触。这样一家将近三十年的书店,如今还能够以这样的面貌呈现在这里,真的是让我特别感动。因为我比较早进入书店这个行业,大概是1996年的时候,来到一个当时在中国非常有名的书店叫风入松。和青苑一样,风入松都属于第一代中国的民营书店。

大家都知道中国八零年代是一个文化启蒙的时代,那一代人纷纷受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包括一些西方思潮的影响。刚才我在青苑的楼口看到,万总专门辟了一块小小的很不起眼的区域,在上面放了很多在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一看见就热泪盈眶的书,它们都是我们这一代人普遍都曾读过的书籍,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文化气质。在1990年代为什么会雨后春笋般的冒出了这么多独立书店,像青苑、风雅颂、卡夫卡、博尔赫斯等等这样一些独立书店,我觉得这就是那个时代的启蒙所造就的。

但就像刚才孙谦说的书店在这样一个潮流中,经历了好几轮的淘洗之后,有很多的书店已经走不下去了,但很幸运的是,青苑还在这里。我离开书店行业已经很多年了,但来到青苑我发现,那些历史的记忆,那个年代的一些书籍,那个时代里的一些气息,让我感到特别的强烈。

如果你是一个真心的淘书人和爱书人,也许你能够在这样的书店翻到一本版权页上写着一九九几年甚至更早的时候的书,那就是书店的历史。它们可能就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从来没有被读者翻阅过,或者是说被这个时代的读者所忽略了,因为那些书就是那个年代的书。我曾经有一次在北京三联书店的一个店面里边,淘到了贵州人民版的三本《顾准文集》,八十年代的人肯定都知道那套书在当时的那种影响力。它的定价只有七块多,然后我就把这三本都买了。我生怕这可能有问题,觉得怎么会有这样几本书在这个角落里?等我结账的时候发现它就是按原价卖给我的,兴奋坏了。事实上,这就是你在淘书过程中的一个惊喜,一个特别让你欣慰的事情。

我们刚才说了很多,比如说青苑之于南昌,风雅颂之于泉州,博尔赫斯之于广州,先锋之于南京,万圣之于北京等等,一个书店能够在城市生活中形成这样强的一个链接,我觉得这是城市与人、城市与书店最让人觉得贴切的一种关联。我们为什么要发起中国最美书店周这样一个活动,一个初衷就是我们希望通过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走访,城市与书店人的对话,让这个城市里的书店,以及我们的爱书人能够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境下,形成我们彼此之间的一种互动,我称之为共情互动。我们之所以能够来到这里,实际上是有一种情感上的互动,就是因为我们都爱书,我们都喜欢这样的一种氛围下进行沟通,达成一些共识。

我们为什么喜欢在书店做这样的活动?因为书店里边来的人很多时候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比如说我要来谈恋爱,我要来喝咖啡,我要来怎么怎么着,更多的人,还是要冲着书来的。这一点第一代书店人可能会有特别强烈的感受,那个时代的书店没有咖啡,没有文创,也没有其他花样繁多的一些产品,那个时候来到书店的读者非常纯粹,就是来买书看书的。

我们现在到了一个互联网时代,很多时候每个人要接触海量的信息,然后再通过不同的出口,达到不同的兴趣点,所以每个人的兴趣可能变的更广泛了,阅读也因之就变成了我们一个负担,甚至是觉得成了一个很占用我们时间的事情。在这种情形下,手机阅读以及其他各种方式的阅读慢慢成为我们的一种习惯。我们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就反其道行之,做了一个最美书店周的活动,这个活动实际上是和当下互联网式的思维完全是背道而驰的。因为书店本来就是一个传统行业,然后我们又用这么传统的方式在一步一步的走,或者去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探,而且很多时候去探访这些书店,你会发现它们其实是在快速的退化中,但是,总还有那么几家,会让人有找到一些惊喜和共鸣。

我觉得书店是一个共同体。书萌他们在做的事情就是为了让书店形成一个共同体,不管是什么类型的书店,今天很幸运的是,在当下,我们能够看到刚才孙谦所介绍的第一代书店,第二代书店,第三代书店,第四代书店,甚至第五代书店,不同类型的书店在我们当下都能够看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这几十年来书店多样化性在我们这里都能够得到呈现,每个读者对书店不同的需求也能够找到自己的去向。我觉得,书店共同体是这个时代非常重要的一个群落。

胡 青 松

书店或阅读的退化,是一个全球性话题

我们今天的主题叫阅读进化论,但我感觉好像应该叫“退化论”更合适一点。因此我想说的是几个关键词,第一个叫“乐队的夏天”。我最近特别关注《乐队的夏天》这个节目,把一些以前比较小众的乐队的集合起来,拉到大众面前。其实我要讲的就是,这个“夏天”有点像我们所喜欢的那些小众书店,通过这样的节目、活动还有走访,让更多的人认识到它们,但是,其实真正喜欢它们的还是小众。

我要讲的第二个叫着“从文教路到查令十字街”。这个故事我原来跟好多朋友讲过。十几年前我来江西读书的时候,别人告诉我,如果你去南昌的话,可以到文教路走一走,因为那边有很多书店。我觉得这是我未来一个很重要的活动地点,所以我大学四年基本上是泡在文教路这一带的。基本上没有课的时候,我就是从瑶湖校区坐公交到老师大这里,先到青苑书店去走一走看一看,然后再到旧书店逛一逛。

后来,我发现为胶布文教路一步一步的在退化。大概从2004年开始,原来要花费一下午时间,从这一头慢慢逛到那头,一家一家的挑书,一个角落一个角落地淘书,可以背一大袋回去,后来每次过去就发现它在一步一步的后退,被那些餐饮店慢慢地蚕食着,一直到现在只剩下寥寥几家了。后来我就基本上不去了。

2015年的时候,我去英国学习的时候专门去了一趟查令十字街。因为那本书的缘故,我就很想去看一下,查令十字街84号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当时我利用学习期间的一个下午,跟另外一个出版社的编辑就去了查令十字街。

但由于我们英语很差,基本上只能靠看路牌号去找,但找了很久,就是没有看到这个牌子。我们当时很疑惑,84号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呢?我印象中这个故事是存在的,但它为什么不见了呢?最后我们走到一家麦当劳门口,打算要去上个厕所,这时候一抬头,麦当劳的门口有一个圆形的铜牌,上面写着这个地方大致就是原来的查令十字街84号书店所在地,下面还有几行字,大概是介绍了书店,包括这本书中所讲到的故事。

我讲这个亲身经历,想表达的意思的是,书店的退化或者阅读的退化,其实是一个全球性的话题,全世界都在面临这样一个问题。我刚刚在来的地铁上,还看到一份最新的关于英美出版的分析报告,说近年来英美出版这一块有很多东西在退化,比方说学术和教育类的图书在大幅缩减,虚构类图书也在大幅度缩减。对比一下,我们就会发现,这跟国内的很多情形是差不多的。

我要讲第三个关键词是阅读退化论。我从事的职业是编辑,对我来说,我的阅读已经被我的工作给占领了。经常有人到年底的时候会问,你今年读了多少本书,我想想今年读的书好像蛮还多的,但好像基本上都是我编的书和我校的书,或者是我审读的书。我发现我的阅读是其实在退化的,而不是在进化。

说实话,我现在越来越不喜欢去书店,现在的很多书店让我有一种抵触的心理。我们原来小时候最早的新华书店是这样子的,后面有一个书架,前面摆一个玻璃柜台,你可以站在那地方,说我要哪一本书,然后服务员会拿给你,那时候就觉得书很珍贵。后来慢慢就出现了变化,书店可以自己去选。但现在书店是什么样的一个状况?我去过很多城市的书店,给我感觉就是刚刚两位老师讲到的,书店是越来越成为一个文化综合体。原来是一个很单纯的书店,现在很多书店都在做综合体,做附加值,书反倒成了点缀。我越来越不喜欢这样,我觉得这样的书店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宜家。各种人都可以去,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很多书店给我感觉里面就是这样,乱七八糟,各种人,反倒真正看书的人很少。

我再举一个小细节,就是我去很多这种所谓的网红书店或者有意思的书店,我会关注他们架上的书放的准确不准确,这可能跟我做出版的职业习惯有关。然后有一次我就去了福建一个书店,看到一本书是《动物农庄》,它把我一下子给吸引住了。因为我发现被拜访在了宠物书架上。它的旁边和周围两边,都是一些怎么样养猫的养狗的图书。我想说的是,其实现在很多书店的从业者是不懂书的,书在他们那里已经失去了原本的价值。

  青苑动态
  媒体报道
  书友会预告
  书友会回顾
  新书排行榜
客户服务热线:
0791-8852 8829
联系我们:
金域名都旗舰店:南昌市洪都北大道299号金域名都1-021号
隆鑫批发门市:洪都中大道81号隆鑫广场一楼图书城43号
QQ(3):192479797
QQ(2):146221099(已满)
QQ(1):38646071(已满)
青苑网络平台:
青苑官网:http://www.qybook.cn
青苑微博:http://t.sina.com.cn/qingyuan1314
青苑豆瓣:http://www.douban.com/group/18980
书友会视频:http://v.qq.com/vplus/8ce758ee02a5419ba7f358a3c1cdb434
书友会留影:https://user.qzone.qq.com/2762910278/
扫描微信号
随时关注青苑动态
Copyright © 199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昌青苑书店 版权所有 赣ICP备100264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