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791-88528829
青苑天猫商城 > | 京东商城 > | 收藏本站 > | 青苑官方微博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东东枪:没有必要苛求我们的作品被所有人理解
资讯动态
东东枪:没有必要苛求我们的作品被所有人理解
时间:2019-07-12 来源: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7月7日,知名作家东东枪携新书《六里庄遗事》作客南昌青苑书店,与书友和粉丝分享创作心得。本文根据活动现场东东枪老师讲话内容整理而成,文章标题与文内小标题由整理者拟定。现予发布,以飨读者。

东东枪在青苑

1.
为什么要写《六里庄遗事》?

为什么要写《六里庄遗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来历。最早的时候它是一个舞台剧,更早是一个叫六里庄人民电台的音频节目。那个音频节目也是突发奇想。有一天我闲着没事,早上醒来就想今天应该干点什么?要不然就做一个音频节目吧,就想到了“六里庄”这个名字,还有内容,大概的形式等等,用了整整一个上午。下午我就对着电脑录音,到了晚上便做了出来。六里庄这个名字真的是未经深思熟虑,我只是觉得他是一个小村子,一个非常普通的地方。

有段时间我觉得这个小村子它自己在慢慢的生长,在长大。因为有很多人在关心它,有很多人在知道它,有很多人在期待它,包括我脑子里对这些人物的想象,也是在变。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来在你的印象中他是这么一个人,过一段时间你又觉得不对,他其实是应该是那样子。这说明你对他的理解又多了一点。

这可以被看作是人物形象自己的成长,自己在长,这个小村子也在长,就是说,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时期的那种状态,跟《六里庄艳俗生活》时期,以及现在《六里庄遗事》的状态,其实都有着细微的差别。那些人物的形象,说话的语气,这个村子的状态,其实都多少都有些差别。

所以这些故事如果有幸能被大家读到,如果能让你在某些瞬间觉得你也是活在这么一个村子里,你也认识这些人,也不会觉得这些故事跟你没什么关系,没什么意思。我觉得就还行,就说明这本书就没白写。

东东枪新书《六里庄遗事》

2.
为什么《六里庄遗事》封面上会是一条鱼

我特别希望《六里庄遗事》被摆在书店的“经典文学”,或者说是“超级畅销”的书架上(笑)。但其实说心里话,它的文学性并不强,基本上还是通俗的小故事。我自己从来也没好意思说自己是作家,因为这些东西的质量确实都不太高。

因此在编辑这本书的时候,我们也考虑了这个问题。当时我们跟编辑老师讨论这本书的读者应该是谁?但是后来这个问题变了,我们在想,我们希望这本书被谁看到?坦白说,我们就是照着后面这个思路做这本书的。

比如说一开始我在想这个书的时候,首先想的是封面。我跟理想国的老师说,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封面不要太“静”。理想国的封面大家都知道,都很“静”,就是很高级。我希望这本书能做的卖相好一点,让人看起来就像是能卖得动的书,不要做的那么静,那么低调,看着就不太想卖的样子。但后来经过漫长的争论,我们把书的封面还是做成了现在这样,没有腰封,没有浓重的色彩,很“静”。

这和我最早跟另一家出版公司沟通时给出来的样子是完全不一样的。当时出版社拿了一些非常鲜艳的的封面给我看,而我当时也觉得应该是这样,觉得这个书应该是鲜艳一点,有活力一点,不要那么“静”。但后来大家还是拧不过自己的本心,成了现在这样。就是说我们希望它宁可少卖一点,也要找到那些真正希望想读到它的人,而不是把它伪装成一个别的样子,去吸引一些别的读者。这也是做这个书的过程中给我自己一个非常大的收获,明白了一个做事的道理。

《六里庄遗事》原来的封面上有一幅插画,包括我们今天的海报,是我们找一个插画老师画的。他在微博上叫“小民老二”,当时他画了一组叫“二舅”的画,画得非常好,当时我们觉得那就是六里庄,就应该找他来画。

我觉得这幅画非常好。后来就打算把它放在封面上。但坦白地说,最后放到封面上后怎么放怎么都觉得不大对。我后来就明白了一件事,就是六里庄这些人不能有一张具体的“脸”和具体的面容,那样的话就不对了。所以后来我们尝试了各种方案,最后觉得这个封面还是不能放人,不能放任何人物形象,哪怕是画出来的。直到我们找到了这条鱼。

这条鱼的作者叫李老十。李老十是我很多年之前就喜欢的一个画家。我当时在北京上班的地方,从那栋楼的窗口能看到北京的国际饭店,1993年还是1994年,李老十从国际饭店的楼上跳下来自杀了。李老十是一个哈尔滨人,有抑郁症,有遗传的肝病,他是在病痛和精神的双重压力折磨下选择了自杀。

但是在那之前他画了很多画,他画鬼,画动物,写很拙的书法。我非常喜欢。在这本书最早探讨封面的时候,我就拿出了他的画,我说我希望封面应该是这样的。就是这条鱼,把它往封面上一放,大家一看,说,对,就是它。这个鱼太好了,大家都喜欢它呆呆的样子,都觉得他的画非常合适。我后来也明白了这件事,不是因为他的画适合我的书,而是他的画里有很多人和鬼,古人的那种苦苦的又有点幽默的那种姿态,我书里的很多故事和状态可能反倒是从那些画给我的感觉里来的。

特邀嘉宾王津

但这毕竟这是人家的,我们不能直接拿来用。所以我们就想请插画师来画,但都没有这种感觉,最后我们说不行,干脆直接用李老十的画。难度在于怎么联系到他的家人,怎么联系到版权方,后来我们就联系到了他的家人,他的太太,一番沟通之后人家也很通情达理,同意了我用这个画。所以我感到非常荣幸,能在自己书的封面上用自己非常喜欢的画家的画,只是觉得我里面写的东西有点配不上这条鱼,对不住人家。

现场书友

3.
没有必要苛求我们的作品被所有人理解

这个书出来之后,我看到豆瓣上有很多读者评论,有一些是给你赞扬的,也有一些人说不知道在写什么,看了一大半都不知道在讲什么,不知道你要干嘛。我非常理解,坦白地说,可能就是这个书和他不匹配,他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读者。我相信任何一本书都这样子的,哪怕是一个经典作家的作品,也会有一部分人看了后不理解。这一点问题都没有,我非常尊重这种反应。有时候我会去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人,就发现人家是读书很多的,并不是天天写职业差评、到处骂人的那种。人家是非常有学问读了很多书的人,可能只是我的这本书跟他不匹配而已。

《六里庄遗事》中有很多故事故意留下了很多“闲笔”,不把它说破,也有一些是中国古代的笔记小说它就是这么写的。中国古代的笔记小说里有很多就是没头没尾的一些片段,一些并没有前因后果的事实或情绪。为什么我们一开始看的那些照片,说它们是“非决定性瞬间”?事实上笔记小说里的很多写法,就是“非决定性瞬间”。某时某地有一人遇见了谁,说了什么话,后来他就走了。笔记小说中真的就是有这样的一个段落,你也不知道作者他要干嘛。

但是记录本身到底有没有意义?这一点对我们很重要。我觉得记录本身可能就是古代笔记小说里的那些段落,当时可能只是无意的记录,甚至是出于一个什么偏心而记录了下来。但是我们现在再来看的时候,就会发现里面有一些非常珍贵的历史信息,我们看到了那个时代人的生活。而且当这些碎片足够多的时候,完整的世界就被拼凑出来了。

东东枪为青苑题字留念

我自己上过一些编剧老师的课,有一本著名的编剧书叫《Story》。作者叫罗伯特·麦基。他在北京开过课,我去上过。同时我也看过一些其他的编剧书,我们会发现,现在大多数商业电影或者成熟电影,里面展现的世界都是密度非常高的。因为编剧教材会告诉你,每一句台词都要有动作,每一个动作都会有方向,这些方向要拼凑成了情节,这些情节最后要塑造成人物。在一个高度浓缩的艺术中,是不允许有什么闲笔的,顶多是伪装成闲笔的有用之笔。比如一个人说你去干嘛?我去上班。你几点上班?我九点上班,接下来演他九点钟顺利到达了公司。这样一场戏会被任何编剧老师从这个剧本里删掉,因为毫无意义,没有出现任何超出期待的东西,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交代。大量这样的细节都会被过滤掉,最后变成了密度非常高的艺术品。中国古代的笔记小说完全不是这样,它的审美不追求这种高密度叙事,反倒是用那些碎片来拼凑的。

以前有人问是不是喜欢相声?是的。很多人觉得相声不够爆笑,觉得相声特别落后,觉得脱口秀一分钟能让你笑十回,是吧?一个90分钟的专场能持续的笑,笑的肚子都疼。相声就不是这样,相声根本就不追求爆笑。相声有它自己的审美,有它自己的评判标准。一个相声的老师训练自己的徒弟,或者最后考核徒弟,绝对不是看一分钟能逗观众笑多少回。那时候的相声老师连表都买不起,他怎么做这个测试?不可能的,他有他自己的审美。那个审美跟爆笑的审美完全是不一样的,相声更讲究的是语言表达的节奏和美感。我们听那些好的相声演员,比如有些经典的相声段子,你已经听过无数遍了,你也不会笑,但是你听的时候就会觉得特别舒服,舒服在于他们的语言节奏,是非常纯熟的口语。你在日常中很少听到那样的口语,它既口语、又纯熟。这种表达需要认真、长期的磨练,才有可能打磨出来。以前的相声演员,哪怕是我们认为不怎么好的演员,在这个层面上大多数都是非常优秀的,只不过我们现在不在乎这些了,也没有人耐心的去听这些了。

现场书友

再比如京剧,京剧为什么从来没有出现那些故事性特别强的剧本?因为京剧观众根本就不挑剔剧本,京剧观众去听京剧,根本就不是听它的情节,那些演了一百遍的戏,大家都每一段都能背下来。大家去看的是它的表演,演员的表演的技艺,而不在于作品的内容本身。它的内容反倒是为形式服务的,而不是形式为内容服务,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审美上的不同。

不同的艺术门类,有不同艺术门类的规则,也有不同的审美。我觉得这里面不存在谁更先进一点,谁更不先进一点。可能只是有一些审美不适合这个时代了,这很正常。事实上,像是京剧也只是最近一两百年才有的,而以往有很多别的审美取向的艺术形式早就消失了。没有必要苛求我们的作品被所有人理解,我们做的东西也没有办法被所有人理解,但是它也许有它自己存在的价值,不能只用一个统一的标准去要求它。

东东枪老师与南昌读者合影

  青苑动态
  媒体报道
  书友会预告
  书友会回顾
  新书排行榜
客户服务热线:
0791-8852 8829
联系我们:
金域名都旗舰店:南昌市洪都北大道299号金域名都1-021号
隆鑫批发门市:洪都中大道81号隆鑫广场一楼图书城43号
QQ(3):192479797
QQ(2):146221099(已满)
QQ(1):38646071(已满)
青苑网络平台:
青苑官网:http://www.qybook.cn
青苑微博:http://t.sina.com.cn/qingyuan1314
青苑豆瓣:http://www.douban.com/group/18980
书友会视频:http://v.qq.com/vplus/8ce758ee02a5419ba7f358a3c1cdb434
书友会留影:https://user.qzone.qq.com/2762910278/
扫描微信号
随时关注青苑动态
Copyright © 199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昌青苑书店 版权所有 赣ICP备100264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