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791-88528829
青苑天猫商城 > | 京东商城 > | 收藏本站 > | 青苑官方微博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姚谦:多元的群众,就是小众
资讯动态
姚谦:多元的群众,就是小众
时间:2019-08-16 来源: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店长代表青苑给姚谦老师献花

8月17日,华语乐坛知名音乐人、顶尖作词家姚谦携里程碑式代表作《我们都是有歌的人》做客南昌青苑书店,举办新书分享会。这是姚谦时隔14年第二次来到南昌,上一次到南昌是在2005年刘若英《公主彻夜未眠》演唱会。
在《我们都是有歌的人》中,姚谦首度解析了歌词与情感的隐秘关系。解读了情感中的孤独、纠结和勇气,回应着每个人不同人生阶段的焦虑和困惑。张艾嘉、周耀辉 、林忆莲、刘若英、陈粒、好妹妹、唐映枫感动推荐。全书附有QQ音乐正版授权曲目二维码,开创了边听边读的沉浸式“乐”读新体验。
本次分享会由江西音乐广播FM103.4资深DJ卓乐主持,两百多名粉丝和读者参加了活动,现场人气爆满,姚谦精彩的分享不断赢得读者热烈的掌声。活动开始前,姚谦接受了江西日报、大江网等多家媒体的群访。本文根据姚谦群访部分内容整理而成。现予发布,以飨读者。

Q=媒体
A=姚谦

Q:现在有几种不同的声音,一种觉得经典跟时代的关系很大,年代感越强的歌越经典。还有一种声音认为一首歌经典与否,取决于它对后世的影响。您心目中对经典的定义是什么?

A:“经典”的英文是classics,就是说,一段很长的时间证实它是符合大众审美的,或者说,在经历了一段时间后依然被证明是有价值的。流行音乐经典,表象的定义是:某个时代受众心目中所预期的“好”作品与现实中对应出来的好作品,而“流行”是指当下一个阶段来临时,又会有一个跟这个阶段相对应的作品出现。
我们需要关注的是:某一首歌,到底是后来越听越觉得好,还是当时它的成绩很好?音乐反映当下是容易的,但是深刻地、诚实地反映当下比较不容易。过于深刻地反映当下,在当下是会被抗拒的。 因此到底什么是经典,我觉得你说的两个因素都要考虑。
关于经典,我倾向选择表象浅显而内在深刻的作品,它还得是真的对应那个时代,在那个时代过后,还可以被对照、被听到。

姚谦老师在青苑分享

Q:互联网现在影响了很多方面,很多年轻人通过APP来发表歌曲或者短视频,展示他的才华,也赢得了很多粉丝和流量。这样全新的方式对传统的音乐产业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或是冲击呢?您怎么看待互联网时代的这些新变化?
A:前两天我还在想,正好中信出版社送了我一本关于流媒体的书(《流媒体时代:新媒体与娱乐行业的未来》),是两位美国作者写的。我一边读一边想这十几年来媒体的变化,我觉得短视频我们已经开始慢慢接受了,因为在当下这样的生活节奏里,短视频符合我们的阅读需求。而另一方面,短视频好像变成了一次性的生活用品。看完一遍两遍,我们几乎不会回头看。比如昨天逗得我哈哈大笑的一个短视频,我可能重复看过两次之后,就再也不会看了。
什么情况下会回头看呢?可能是一下子没有看明白的,或者长一些的、能够引起思考的。就是说,会不会回头重复看,取决于我们有没有“文艺”的需求。文艺是很抽象的,是抒发人类感情一种最好的方式,音乐、美术、摄影等,都属于这个范畴。最近我在做一个案子,就在考虑是用那种三十秒的视频逗大家开心还是用五分钟告诉大家我到底为什么做这件事?选择哪一种,从根本上说,仍取决于我们对“文艺”的需求。
我们永远不要低估年轻的孩子们,到一个程度,他们自然会建立出自己的系统。对文艺的需要,是一个必需。他们现在表现出来的对网红歌曲的崇拜、对虚无流量的追捧,并不能代表他们就没有真正的文化需求。网络的兴起会不会让我们的文化变得浅薄,我其实没那么担心。

主持人卓乐现场弹唱

Q:现在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叫“创作青春期”,就是说有些人在某一个特定时期产量会非常很多,品质也非常高,这就是他的“创作青春期”,但过了这个青春期,他就再也没办法超越自己了。您怎么看待“创作青春期”这个问题?另外还有一个问题,现在很多综艺节目会让年轻的少男少女们去利用48小时或者24小时作词作曲,可能他们自己都没有接触过,然后就逼着他们去做,您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A:第一个问题非常好。我曾经怀疑过自己会不会江郎才尽。在阅读中我也发现,有些作者好像就只有某段时间的作品特别好。我们的身体、生理的确是有它的生命周期和高潮期,但我们不能借这个理由去推卸自己前进的责任。在艺术圈特别明显,太早成名的人,经常就会面临这个问题——在舒适圈里面出不来,自我重复,失去了创造力。相反,在文学领域,一些老作者到了后期,也许不再讨好读者,更忠于自己,或者他可能在商业上没有那么高的预期了,反倒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来。
我觉得创作不应该有创作青春期,但在商业机制里面可能会不一样。商业造成了很多投资者的出现,他们大都急于回收成本,赚快钱,在这种情况下,创造力就变成了压力。我身边经常有众筹创业的朋友,这种方式固然不错,但如果找来的所谓天使投资人有企图的话,他们就会经常性地做出挤压你创造力的事情。再说电影,我们看到中国电影这几年冒出来的一些新作。可能因为投资条件上很宽松,不像传统的投资人那样一定要赚钱,所以这些电影才有了较好的创作空间,最终才获得了成功。
从这些变化我们可以看到:现在中国观众已经越来越好,品位越来越高,文化产业已经有些跟不上了。如果碰到有限时的、强迫的节目,就要小心。它的目的并不是要你的作品,而是要一个好看的节目。
但并不代表我们现在所有的媒体、电视都是这样,比如《乐队的夏天》,就已经在做出一些努力和改变。他们不仅仅给大家一个好看的视频音乐节目,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开始尊重乐队应该有哪些特质和可能性。这一点值得我们去关注和思考。


Q:您在《我们都是有歌的人》后记中提到说这十来年华语乐坛的很多年轻歌手创作人,他们都失去了一个表达和展现自己的舞台,但另一方面,现在关于音乐的选秀节目和综艺节目也挺多的。您为什么会这么说?
A:的确,我一直在重复说这件事情。再说回《乐队的夏天》,会发现这档综艺节目开始比较尊重从音乐人的的角度去发展内容,而不是为了节目好看去做一些未必符合音乐内在精神的事情,例如明明是一首寂寞的歌,结果编曲华丽无比。明明是一首沉静的歌,却想要让观众哭出来。
回到音乐,其实我想鼓励年轻音乐人,千万不要被这些现象误导,而去弄一个让人家听了会哭的歌,或者玩一个很大场面来表达爱情,这都是假的!不真诚的!歌一定要诚实,诚实才会打动别人,否则就像我们常说的那些只有三天流量的歌星一样,三天之后大家根本不记得你唱过什么。
Q:刚刚您有提到《乐队的夏天》,很多人都说他们是一个小众。您如何理解“小众”这个词?
A:网络的兴起其实改变了一些东西,在唱片年代,我们只能集中去做其中一部分,也就是一九定律(当90%的结果是由10%的少数所决定,那么90%的成本就应该更多的花费在10%的关键部分上面),做集合的审美。而网络的兴起解构了大媒体的主导权,转而让群众来选择。唱片公司以前其实很强权和霸道的。让群众做主导的时候,多元的信息就会出现。简单地讲,多元的群众,就是小众。这才是真实的世界,真实的世界本来就是多元的。
当我们面对大权者和小众时,经常会觉得小众是没有商业价值的薄弱势力,所以当我们面对多元的时候,就要回到创作本身的多元化——你自己原来是什么颜色,你就是什么颜色——你自然就会有属于你的群众。所以我倒觉得多元的时代会更加包容小众,会催生还原出新的作品,新的音乐。

Q:现在科技正在改变我们的时代,您觉得科技对音乐造成了怎样的影响?它又赋予了音乐未来更多怎样的可能?
A:我不能很绝对地说科技是一把双刃剑,但跟所有的事情一样,科技对我们的影响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科技之所以产生,一定是由某种原因造成的,对我们有好处有帮助而产生,但产生之后我们自己就要负责,因为科技的进步而造成某些东西不见了。例如电子音乐,我们都没有想到它有一天居然可以取代真实乐器,逼真得近似真实乐器。应该怎样理解这种变化呢?以前一台乐器需要一个人,一场音乐会就需要很多人,好音乐往往综合了很多人的情感,而现在可能一台电脑就能够完成,大大节省了成本。一得一失,很难说这个好,那个不好。
音乐是在往好的方向走。我再举个例子,以前对我们来说录音很重要,歌词出来了,各种乐器就要进来,开始录音。现在呢,只需各自回家在电脑上制作,一夜之间就可以做好。一首歌我可以唱一百个版本,或者一个音录一百轨二百轨,然后把最好的整合在一起,完成一首歌。这和过去录制唱片完全不一样,过去我们只有一天,好不容易凑齐三十个人到了现场,而且只有八个小时,大家都只给我一天时间,我只能在这一天时间内完成录制。那时候乐手的态度跟我们现在慢慢地录一百轨是不同的结果,虽然都是同一个乐谱。对于现在的音乐发展(指科技对音乐的促进或其他影响),我基本上还是乐观的。

Q:您之前出的书大多是关于生活、艺术以及旅行,之前一直没有谈到过歌词创作,是什么原因让您30年来第一次出一本关于歌词创作的书呢?
A:写书其实不是刻意的,而是我必须这样诚实地去做。我曾经在音乐产业里做了很多年管理,自己也投资做了一些音乐,但有些时候仍然会比较沮丧,所以我下定决心要把时间主权拿回来,要好好地经营我自己,然后我就开始旅行,感受生活,花更多的时间阅读和写作。那时候我答应了很多专栏写稿。
终于离开了“魔鬼”的行业,但我心里还是很关心音乐,会关注和支持一些音乐人,自己也写写歌词,管理工作已经不再做了。所以我此前的书(《品味》等)都是当时的专栏整合的文字,还记得我写的第一篇文章关于男生的袜子,那时候我注意到身边男生不是白袜子,就是黑袜子,怎么都没有别的选择?我就特意写了这样一篇文章。就这样,我的写作一直发展到了现在。
三年前,鲍勃·迪伦靠歌词得了诺贝尔奖,我心里其实深受鼓舞。当时豆瓣第一次尝试做付费课程,前面找了三个人,白先勇谈红楼梦,杨照谈中国历史,北岛谈诗歌,第四个就找了我,谈流行音乐歌词。我当时觉得能跟这么多大师在一起,脑子一懵就答应了。后来才发觉是很难的,因为之前从来没有人把歌词当做文学来严肃地看待。我花了半年时间做那个课程,做得很辛苦。后来有人说,这样的课程很适合阅读。我便被鼓励着萌生了出版的意愿,才出了这本书。

姚谦老师为书友签名留念

书友排队签名

现场书友大合影

姚谦为青苑题字留念

  青苑动态
  媒体报道
  书友会预告
  书友会回顾
  新书排行榜
客户服务热线:
0791-8852 8829
联系我们:
金域名都旗舰店:南昌市洪都北大道299号金域名都1-021号
隆鑫批发门市:洪都中大道81号隆鑫广场一楼图书城43号
QQ(3):192479797
QQ(2):146221099(已满)
QQ(1):38646071(已满)
青苑网络平台:
青苑官网:http://www.qybook.cn
青苑微博:http://t.sina.com.cn/qingyuan1314
青苑豆瓣:http://www.douban.com/group/18980
书友会视频:http://v.qq.com/vplus/8ce758ee02a5419ba7f358a3c1cdb434
书友会留影:https://user.qzone.qq.com/2762910278/
扫描微信号
随时关注青苑动态
Copyright © 199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昌青苑书店 版权所有 赣ICP备100264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