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791-88528829
青苑天猫商城 > | 京东商城 > | 收藏本站 > | 青苑官方微博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刘勃:小国的生存之道
资讯动态
刘勃:小国的生存之道
时间:2019-09-14 来源: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按】9月7日,作家刘勃莅临青苑书店,与读者一起交流和分享春秋时期的大国相处之道。五十多位书友参加了本次活动。

刘勃任教于南京三江学院,近年来专注历史写作,醉心于千年前的华夏古史,先后在《读库》《中堂闲话》等书刊上发表多篇历史文化随笔,尤其是在《读库》上连载《战国歧途》及《失败者的春秋》,引起读者不小轰动。

春秋战国是一个分崩离析的乱世,也是中国文化的源头。这一时期,大国征伐,小国离乱,“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礼崩乐坏,世风不古。而对今天的读者来说,如何能够厘清这段历史中纷繁复杂的关系,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与和平,贵族与大夫之间的阴谋与正义等等,常常成了读懂这段历史的关键。对此,刘勃老师以扎实的史料及案头功底,诙谐的语言及讲演才华,向读者深入浅出地分享了春秋时期的大国关系。讲座轻松幽默,兼具知识性与学术范,不时引发读者的共鸣与喝彩。

本文节选自刘勃《失败者的春秋》一书,主要勾勒的是小国的生存之道,与此次讲座的“大国”主题相互辉映,天然一体。现予发布,以飨读者。

宋国的戆头

对中小国家来说,不至于亡国,显然并不就意味着日子好过。

鲁宣公十四年(公元前595年),楚庄王派大夫申舟出使齐国。从楚国到齐国,一定要经过宋国。而申舟和宋国是有仇,当年宋国一度和楚修好,宋昭公和楚穆王一起打猎,宋昭公迟到了,申舟就当众鞭打了宋昭公的车夫,这是对宋国的极大羞辱。

现在,虽然宋国国君换成了宋文公,但这件事,宋国人一定不会忘。更要命的是,楚庄王还特别要求申舟:“无假道于宋。”不许宋国借路。

从人家的国土经过,当然要先跟人家打招呼。这么做,就是刻意在刺激宋国。申舟对楚庄王说:“郑昭宋聋,晋使不害,我则必死。”郑国人眼神好,最会看风头;宋国人耳朵聋,遇事拎不清。您派去晋国的使者不向郑国借路,这口气郑国人也就忍了;宋国人却一定不会放过我。

楚庄王的回答倒也直接:“杀女,我伐之。”宋国人要是杀你,我就讨伐宋国。

话说到这份上,申舟也明白了,大王就是要用自己这条命,换一个伐宋的借口。于是他把自己的儿子引荐给楚王,这是提醒:一来,我为国家把命都搭上了,您对我儿子可要好好照看;二来,我不能白死,您一定得把宋国打下来,我儿子盯着看呢。

果然,宋国的反应很激烈。宋国执政华元说:“过我而不假道,鄙我也。”楚使从我国经过都不打招呼借路,是把我国当作了楚国的一个边邑。沦为边邑,就是国家灭亡,而杀了楚使,就算楚国来讨伐,也无非是灭亡而已。

宋国抱着慷慨赴死的心理,杀了申舟。楚庄王闻讯的反应,霸气得要炸裂:

 楚子闻之,投袂而起,屦及于窒皇,剑及于寝门之外,车及于蒲胥之市。秋九月,楚子围宋。

楚庄王挺身站起,大袖飞扬。

古人在屋里不穿鞋,庄王鞋子都不穿就往外走,负责穿鞋的仆役在院子给他把鞋穿上。管佩剑的仆役反应又慢一些,在宫门之外,才替他把剑佩戴好。王的车驾,则一直到蒲胥这个地方的市中心,才追赶到位。

庄王如此激动,也不好说是急于为申舟报仇,还是终于有了伐宋的借口而兴奋。总之,九月,楚军把宋国重重包围。

宋国的反应,当然是向晋国求救。

这么多年来,宋国一直是晋国最忠实的追随者,晋国当然有责任救宋。可是就在两年多以前,邲之战晋国刚刚惨败在楚国手里,现在又忙于和秦国作战,所以还真难提起再和楚军大战一场的勇气,所谓“虽鞭之长,不及马腹,天方授楚,未可与争”。

这种情况下,晋国的贤臣,对怎样做一个大国,提出了重要的理论创新:

 谚曰:“高下在心。”川泽纳污,山薮藏疾,瑾瑜匿瑕,国君含垢,天之道也。君其待之。

处理问题时,高调还是认怂,自己心里要能根据具体形势做判断。

鱼缸可以是纯净的,但河流与湖泊就得容纳污垢;盆景可以是小清新的,但山林与薮泽里就一定有病虫害;所以美玉难免有瑕疵,做国君的,被侮辱了有时就得忍。

这就是天道。

“君其待之”,身为大国,下的是一盘很大的棋,这个场子,以后再说。

但晋国显然认为,大国可以逃避战争,小国却必须死扛到底,所以派人对宋国说:“晋国已经出动了全国军队来救你了。”使者走在半路上被郑国人抓住,送交到楚国手里。楚庄王让他跟宋国人说实话,这个使者倒也是条有勇有谋的汉子,假装答应,于是被送到楼车上喊话,但他豁出性命不要,还是按照晋国的指示喊,到底把“晋师悉起,将至矣”这句无耻的谎言送进宋国人的耳朵里。

于是宋国人戆劲上来了,拿出一种守株待兔的精神(大家都知道,这是嘲笑宋国人蠢的一个著名的段子),来等待晋国的援兵。——也不知道该说幸还是不幸,宋国都城城墙坚厚,宋国人守城的能力,当时天下第一。

这一仗打成了春秋时为期最长的一次围城战,前后相持九个月。宋国人被逼到“易子而食,析骸以爨”的地步。没东西吃了,吃小孩,自己的孩子舍不得吃,那就换,你吃我的,我吃你的。柴禾是早就没有了,就拆解死人骨肉做燃料。

其实城外的楚军也快撑不下去了,楚庄王想撤兵,但是架不住申舟的儿子跪在马前:“我父亲知道必死而不敢不执行王的使命,王却没有说到做到。”只得咬牙在城外盖房子开垦农田,表示打算一直耗下去。

最终,还是楚军后退了三十里,两国签订盟约。这是给宋国极大的面子,表示签的不是城下之盟,两边相对平等。盟约的核心是八个字:“我无尔诈,尔无我虞。”咱们谁也别骗谁。

很多论史的人,批评宋国人头脑顽固,楚国不借道,“鄙”你就鄙了,非要杀人家使者,置这口闲气做什么?楚国来讨伐,打不过,认输求和就是,毕竟春秋不是战国,胜利者也不会屠城,签个城下之盟,献上牺牲玉帛,无论如何要好过吃孩子烧死人的惨状。

但一样也有支持宋国的意见。宋国人珍视自己的国格,珍视与晋国盟约,当然体现了一种可贵的尊严意识和重然诺的精神。即使从利害算计的角度考虑,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这一番惨痛代价换来的结果,一是楚国从此轻易不敢招惹宋国,二是晋国觉得对宋国有所亏欠,在国际事务处理上往往有所照顾,所以总的说来宋国还是得大于失。

这种争论当然不会有什么结果。不妨一提的是,宋国都城在睢水以北,这里也就是唐朝安史之乱的时候,名将张巡死守的睢阳。那次睢阳之战的结果也是没粮食吃了只好吃人,一座睢阳城几乎吃空。这样的悲壮和惨无人道,出现一次震撼人心,但在同一个地方反复上演,就只剩下历史的荒谬和虚妄感了。

郑国的滑头

不识相,认死理的宋国结果如此之惨,那么猴精猴精的郑国,处境是不是能好上一些呢?

前面说过,郑国是晋楚相争的焦点。两强角力八十多年,郑国认晋国是老大和认楚国是老大各是四十多年。可见晋楚两国有多么势均力敌,也可见郑国见风使舵有多么敏捷。

宋国围城战的三年前,即鲁宣公十二年(前597年)春天,楚国打郑国,理由照例是郑国归附了晋国。

坚守了十七天,郑国看情势不妙,决定占卜自己的命运。先占卜投降,结果是不吉;又占卜去太庙痛哭一场,然后准备和楚国打巷战,结果是吉。

于是郑城全城痛哭,连城墙上的守军也开始哭。

这哭声楚军都听见了。也许是楚国人讲礼法,觉得人家已经哭了,就要暂时放一放;也许是楚国讲战术,觉得这是哀兵,不好对付,暂时放一放等郑国人这股子气泄了再说;也许是楚国人误会了,以为郑国哭,是准备要投降了……总之,楚军后撤了。

于是郑国乘机修好了城墙。楚军再次发起进攻,这次郑国坚持了三个月,终于被攻克。

郑襄公按照当时投降的规矩,光着上身牵着羊,走到楚庄王面前,说了一番很哀哀切切的话,大意是事已至此,您要把郑国的人口都流放到楚国南部的荒远之地,我认了;您要是把郑国的土地瓜分给诸侯,我也认了;如果您惦记历史上两国的友谊,保留郑国的宗庙社稷,把郑国变成楚国一个县,让我们继续侍奉您,这是您的恩惠,我的心愿,但是并不敢指望。掏心窝子的话我都已经说了,您看着办吧。

这时楚庄王展现出高贵的宽容,给郑国的待遇,比郑襄公自陈不敢指望的那个方案还好,他让郑国复国,退兵三十里,然后签订了同盟条约。

楚庄王这么做,公开的理由是郑襄公“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实际上,楚国连把距离更近,实力更弱的陈国变成县都要仔细斟酌,真把郑国变成县,技术上也有很难克服的困难。

郑国国土面积不小,国家根基深厚,对外国直接统治会有各种抵触,还处于半贵族半官僚体制下的楚国,拿不出一个有足够能力应对这种局面的地方行政班子来。而且,郑是自己的同盟国,晋国人打过来,自己不过是有协同防御的义务;郑是自己的一个县或几个县,晋国人打过来,那就成了守土有责,一点不能退缩,政策上选择的余地,反而会小很多。

事态发展至此,看来郑国的及时投降,取得了不错的结果。但问题是,这时晋国的救兵到了:

夏六月,晋师救郑。荀林父将中军……及河,闻郑既及楚平,桓子(即荀林父,桓子是其谥号)欲还,曰:“无及于郑而勦民,焉用之?楚归而动,不后。

楚国春天就开始伐郑,前后大约一百二十天,到了夏天六月,晋军终于出动了。

这次,晋国倒未必是有意拖延,此前晋军的中军统帅一直是郤缺,此时却突然换成了荀林父,经历这么重要的人事变动,显然内部有些关系难以理顺,行动效率就被拖了下来。

刚到黄河边,探马来报,郑国已经投降了。

于是荀林父一声令下,咱们回家吃饭罢。

这个决定倒也并非不合理。郑国都已经投靠楚国了,也无所谓救郑国了,我还辛辛苦苦赶过去做什么?

关键在荀林父还说了“楚归而动,不后”六个字,等楚军撤了,咱们再出兵去打郑国,也不算晚。

这郑国就是倒霉催的了。

幸好,晋国不都是荀林父这样的老狐狸,还有一帮子想跟楚国一决高下的愣头青,他们自作主张过了黄河。荀林父作为统帅不能把他们置之不理,只好也跟着过了河。

楚庄王的计划,本是“饮马于河而归”。楚国的列祖列宗没到过黄河边,让楚军的马喝一口黄河水,有重大的象征意义。真驻扎在这里和晋军一决胜负,他没这个打算。

对大王的这个想法,楚国的令尹,著名的贤相孙叔敖也很支持,但问题是,楚国也有愣头青,他们高呼:“君而逃臣,若社稷何?”我们国君在此,晋国只是派来一群卿大夫而已,这种情况下我们若是回避晋国,置国家于何地?爱国主义的大纛一祭起,楚庄王也不得不开始犹豫。

在晋楚两国的持重派和主战派都在相互扯皮的时候,郑国出来煽风点火,积极促成晋楚决战。郑国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只有晋楚分出胜负,自己才好决定归附于谁。不然,自己认了一国当大哥,另一国就打过来逼自己改换门庭,这么循环下来永远没完。

这一次,这乱世如郑所愿,晋楚最终在邲一战,晋国被打得狼狈逃回黄河北岸,看来郑国暂时可以认定一个大哥了。

然而这也只是几年的消停。晋国很快缓过劲来,两大国又开始轮流伐郑。

在这种夹缝之中,郑国的立场常常转得比风车还快。为了给自己的反复无常解嘲,郑国的大夫好多成了段子狗,警句不断:

晋、楚不务德而兵争,与其来者可也。晋、楚无信,我焉得有信?

俟河之清,人寿几何?(引这句《诗》,是说遇到麻烦,不能等晋国来救你。传说黄河一千年清一回,晋国就像黄河水,救兵千年等一回。)

敬共币帛,以待来者,小国之道也。牺牲玉帛,待于二竞,以待强者而庇民焉。(把财物恭恭敬敬准备好,等待那些来打我们的人,这就是小国的生存之道。祭祀用的牲畜和玉帛,别集中到中央,而要放在北边和南边的边境上,就等待那些强大而能保护我国人民的人)

最有意思的是鲁襄公九年(公元前564年)的那次与晋国结盟。晋国和郑国就盟约的誓词发生了争执。

晋国人要求说,郑国以后应该“唯晋命是听”,反正你以后一定得听我晋国的。结果在向神明念誓词的时候,郑国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加了一句,郑国“唯有礼与强可以庇民者是从”。我们追随的国家,应该有礼、强大而且是人民大救星。

晋国人一听火了,什么叫追随强大的国家?这不是有奶就是娘做法吗!这盟书得改回来!

郑国人说:“这盟誓已经汇报给神明了!如果盟书也可以改,那就是神明也可以背叛;神明都可以背叛,那大国又有什么不可以背叛的?还是就这么着罢。”

晋国人也无可奈何,走了。果然,他前脚走,后脚楚国又来了。

郑国还是老样子,向楚国投降,和楚国结盟。也有人不好意思,说:“我们刚跟晋国歃血为盟,嘴上的血还没干就改变立场,合适吗?”

郑国的执政子驷说:“我们本来就说的是追随强大的国家,并没有违背盟约!”

看来,郑国的道德崩溃得最彻底,郑国人也是真善于拿着条约咬文嚼字。所以,郑国能成为春秋各国里最早颁布法律的国家,实在也是毫不奇怪的。

但这种精明实际上并不能改善郑国的处境,每次它似乎都把自己的损失控制到了最小,但也导致了没有哪个大国把郑国当自己人,没事就来欺负他一回,累积下来一算,混得简直比宋国还惨得多。

就在上面提到的那份盟约里,还有这样的文字:

天祸郑国,使介居二大国之间,大国不加德音,而乱以要之,使其鬼神不获歆其禋祀,其民人不获享其土利,夫妇辛苦垫隘,无所厎告。

上天降给郑国灾祸,使之夹在晋楚两个大国之间。你们做大国的,不给我们友好的声明,反而以战争要挟我们结盟,让我们郑国的鬼神不能享受到清洁的祭祀,让我们的人民不能安心耕作,男男女女辛苦羸弱,有冤却无处诉说。

后来孔子周游列国,碰到好多隐士,这些隐士往往就出现在当年的晋楚战场一带。孔子不满黑暗的现实,老想着改良;隐士们则不相信社会还有变好的可能。这和他们更多的见识了发生在这一带的闹剧与悲剧,也有很大的关系。

  青苑动态
  媒体报道
  书友会预告
  书友会回顾
  新书排行榜
客户服务热线:
0791-8852 8829
联系我们:
金域名都旗舰店:南昌市洪都北大道299号金域名都1-021号
隆鑫批发门市:洪都中大道81号隆鑫广场一楼图书城43号
QQ(3):192479797
QQ(2):146221099(已满)
QQ(1):38646071(已满)
青苑网络平台:
青苑官网:http://www.qybook.cn
青苑微博:http://t.sina.com.cn/qingyuan1314
青苑豆瓣:http://www.douban.com/group/18980
书友会视频:http://v.qq.com/vplus/8ce758ee02a5419ba7f358a3c1cdb434
书友会留影:https://user.qzone.qq.com/2762910278/
扫描微信号
随时关注青苑动态
Copyright © 199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昌青苑书店 版权所有 赣ICP备100264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