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791-88528829
青苑天猫商城 > | 京东商城 > | 收藏本站 > | 青苑官方微博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动态 > 活动回顾丨顾湘:我的兴趣在于,把我扔到野外徒手生活
资讯动态
活动回顾丨顾湘:我的兴趣在于,把我扔到野外徒手生活
时间:2019-10-01 来源: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按】9月22日,作家顾湘携新书《赵桥村》莅临青苑书店,与南昌读者分享她的“赵桥村生活”。顾湘的率性、纯真打动了在场很多读者。本文根据顾湘与主持人朱强(散文家、南昌市作协副主席)的部分现场对话内容整理而成。现予发布,以飨读者。

朱强:首先我想请顾湘向大家介绍一下你文学创作的缘起。

顾湘:小时候我家里书很多,大家不管干什么事情,可能先看到别人干了之后自己就会有想去干的冲动吧,就像你老是看别人钓鱼自己也想试试看一样,书看多了就想自己学着写一写。很早的时候我写过那种像古龙一样的武侠小说,但我只能写一个人很帅的出场,摆一个pose,然后是一些短句、一些场景,就再也想不出他要干什么,因为我对寻宝也不是很感兴趣,对一个人满心充满仇恨要报仇也不是很感兴趣,这样就会变得没有事情干,写不下去。我印象很深的是,像古龙的《欢乐英雄》里面一群人,大部分时间也没有什么事情干,好象就是在那里混日子,这时候你就需要出来一个很想干点什么事情的反派,不然大家都什么事情也不想干,所有人都没事干,小说就没有情节了。因为我本人也是一个没有什么执念的人,也没有什么想干的事情,好象对权力、财富,我想象不出这么想要这些事情的反派,所以武侠小说就写不下去。

但是年少的时候,都会有一些创作欲特别强的时候,好象自己有一点点感受都很想写下来。一方面又是很爱文字这个东西,另一方面又很在乎自己的感受,小时候反而写得多一点。

朱强:你刚才说到你是一个没什么想做的心态,但是恰恰相反,可能正是因为这种心态,比如我们读《赵桥村》的时候会看到很多生活细节,无论是前面的第一篇写你童年的家,第一篇叫《邻居》。包括现在生活的环境赵桥村。在《赵桥村》里我们可以感受到你其实是一个安心生活的人。你虽然说不想干什么,但你却已经干了很多东西,比如默默的做一个生活的观察家,里面写了很多的动物、植物,而且那些动物、植物都有具体的所指、具体的名字,非常的清晰。可能你的写作代表的应该是一种生活的态度,是不是应该这样来理解?很多人也在生活,每天工作、吃饭,做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情,但是当他要去回忆一个阶段所做过的事情,他会觉得很模糊,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感觉时间一下子全部跑了。但是在你的《赵桥村》中,我们感觉到时间不仅存在,而且时间在无限延长,因为这里面有很多细节,很多具体所指。我也想听听你在赵桥村的生活状态,可以给大家分享一下。
顾湘:因为我不是一个特别自我要求每天一定要干点什么的人,所以我不像许多很职业的那些作家,他们规定每天都要坐到桌子前开始写,也确实很厉害,确实写得出来。而我好象今天没有什么想写的就不写。另一方面,我也不能一直无所事事,总得干点事情。我就会选择去画画,画画是另外一个比写作可以稍微松驰一点的事情,可以尽情的尝试,也可以尝试更多。

《赵桥村》是我在广西师大出的第一本书,我小时候虽然发表作品很早,但是我完全不在意是什么出版社。我还有一本书被一个工作室出了,出了以后编辑还问我要了三千块,我当时想你不是有工资的吗,为什么还要从我的稿费里要三千块?但是我也给他了。我早期先是在杂志上投稿,后来有互联网以后就把想写的东西发在网上,有人看到以后就会约你出本书,谁想出我就给谁,也不谈版税,我什么都不管的,他说出不出?我就说好呀。我也不提任何意见,也不讨论条件什么的。所以之前也会有些书封面很难看,我也不管它,出了就出了。

这次《赵桥村》先是发表在《正午》,之所以给《正午》我是觉得传统纸质期刊登不了这么长的文章,我想到了新媒体,就给它们了。出来以后挺受欢迎的,当时有好几个出版社问我要出书,如果照我以前的性格肯定说:好吧你拿去吧。但问题是他们还说你能不能多加一点字,因为这点字好象做一本书太少了。

我是这样的,我写东西或者画东西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写出来把它做一本书,我完全是为自己干的这件事,如果他让我为了出书再加一点字,我一时之间觉得也没有什么好写的,如果那样不能出的话,我也无所谓,那也就不出,我也不想为了他的要求而加一些字。广西师大的编辑张诗扬找我,我说我写不出来,她说没关系,这点字够了。她是唯一一个没有要求我再加点字的编辑,于是我就给她了。

朱强:我还想再提个问题,其实读《赵桥村》我会联想到很多人的作品,比如我们所熟悉的鲁迅。鲁迅写《朝花夕拾》的时候,前面有一篇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这篇文章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很喜欢,读你的《赵桥村》会有这种感觉,就是泥土、自然、雨水和动物、植物,那种自然的东西。还有比如读黑塞的,他有一本书叫《园圃之乐》,他也画画,他也写文章,并且还很高寿。我想顾湘你有这种心态,你跟他们也一样,也能够跟时间有亲密友好的关联性。我想知道,你的这种自然之心是怎样培养出来的?是天生的吗?还是后面受到一些什么样的影响?  
顾湘:我爸爸从小跟我说要热爱大自然,因为他也蛮喜欢玩的,他会带我,比如楼底下鱼塘雨水抽干了,我们就去挖一点泥上来,因为它的泥非常肥沃,用来种昙花很好。昙花半夜里开的时候他会把我从床上叫起来看昙花,我印象很深。比如在泥巴里玩,他也不会说很脏,这一点应该是他培养我对大自然的兴趣吧。

另外一个是,我不太喜欢的那些转瞬即逝的事情,我不太爱用那些很当代的词,有时候我会觉得那些词不太好听,但是确实我们现在生活通过很多微信来推进情节的,如果你要写两个人的话。但是如果这两个人一直在那里微信对话,我不知道怎么组建这个东西。  

朱强:其实在读你的作品当中这一点也是很明显的,我们现在写东西特别喜欢讲故事,所谓的现行叙事,一个事情很讲究情节的推动性,但是恰好在读你这个非虚构作品《赵桥村》的时候,这里更多的是一种碎片化,就是一种瞬间的感受、灵感和画面,包括你前面那些图,都不是那么的讲逻辑,更多的是一种跳跃的、碎片的、瞬间的呈现,这是我的一个读后的感觉。

我特别想知道,对你的了解,说实话也是从《赵桥村》才开始的,也是通过别人对你的访谈,知道你从很小的时候喜欢做手工,喜欢模型,包括你在大学的时候,你好象也不是从事文学,而是学编剧,后面学新闻,跳跃性特别大,平时又画画,又爱养猫,很喜欢植物,这些词堆在一起把一个真实的顾湘的轮廓大致勾勒出来,而且你特别喜欢圆型,你画的这些人物都很圆的脸,可能跟你爱猫有关吧。在我刚才说到的这些当中,你是怎样看待这些事物,我刚才讲到的这些碎片、这些词,它们之间的一些关联。  

顾湘:我真的不是一个从小励志要当作家的人,因为我喜欢的事情很多,我去考编剧是因为有一个朋友说上戏蛮好玩的,我就去上戏看了看。进到上戏以后艺术院校的氛围确实非常吸引人,路上有很多帅哥美女,他们念念有词的在那里背台词,舞美系的人也非常帅,头发很长,我背着画板走过去,就觉得可以考考看。但是如果要考舞美系,主要是我不想跟我爸爸提很多要求,因为你想要学画的话需要买很多东西,我觉得买东西太多了,我还蛮懂事的,不太想提出这种要求。如果编剧的话,你只要有笔记本,有只笔就可以自己凭空去考了,这可能是我进这个学校比较方便的方式。而且我当时也没有觉得一定要进上戏,因为它是提前招生,我觉得去考考看,能进就进,不能进再说。然后就考进去了。

我虽然看书很多,也没有矢志要从事文科,因为我小时候既参加航模小组,也参加无线电小组,我还蛮喜欢做机械,后来我是一个可以自己修一些小家电的人。好像我的兴趣在于,你把我扔到野外徒手生活,我对这件事情也蛮感兴趣的。之前在俄罗斯的时候也很喜欢跟地质系的人一起玩,因为地质系的人在我看来是非常善于在野外徒手生活的人,他们生活的本事很强,观察哪里适合搭账篷的本事也很强,他们不光认识石头,还认识植物,认识蘑菇,他们在野外的经验很多,于是我经常跟他们出去玩,俄罗斯的大自然也非常吸引人。

至于为什么读新闻系,因为俄语太难了,我本来想读文学系,但是如果读文学系硕士门槛太高了,我的俄语不足以胜任读文学系,本来就是外语,还要读人家的文学系,我对新闻学没有什么兴趣,就是这个系相对好读一点。我觉得去都去了,读一个文凭,有个交代,就选了相对简单的新闻系。
虽然我在新闻系里没有读出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心得,但是我在那里三年,我觉得俄罗斯非常好玩。我去俄罗斯的时候,它是很穷的一个地方,他们的物质生活很差,像我们地摊说的小夹子,那边开在最豪华的商店里,而且顾客盈门挤爆。这个在上海家门口的地摊上就有无数这种小夹子、头箍、蝴蝶结之类的,他们那里很缺这种东西,如果你是在乎吃的人,那里有点苦。但是另一方面,它的大自然实在太慷慨了,它的山都是免费的,坐火车也蛮便宜,博物馆门票也非常便宜,几乎不要钱,凭着学生证(就可以进)。反正在那边尽情的玩,都是很便宜的,尽情的玩三年,我还蛮高兴那三年的日子。

朱强:在你的一些作品当中,我们也能感受到这一点,可能在莫斯科三年的读书对于你的一些影响,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特别简单,所以更加有时间关心一些自然、人文,或者说人以外的事物,在这本书当中我们读下来以后觉得在写人情的部分特别少,不像我们读另外的一些作家,由人情所构建起来的故事特别多,你的恰好是相反的,更多的指向是人以外的事物。我也很好奇,特别是你这里面写到感情的东西特别少,其实你也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今天我们就是敞开话题,当做这是瓦尔登湖畔,这是梭罗的一个交流的空间,你可以跟我们讲讲你这些年的故事,分享分享。
 顾湘:在俄罗斯,你碰到一个路人,经常会谈论很多跟他们生活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如果你在中国问出这种问题他会说关你什么事、你想这个干什么。比如他们在火车上,那些陌生人在聊天,就会问你觉得这件事情的意义是什么,或者讨论一个数学问题,或者讨论一个哲学问题,他们确实在这样聊天,他们会关心具体的日常生活以外的事情,而且他们并不是什么知识分子,也可能是知识分子,反正路上我就会听到或者火车上的人谈论和自己的生活没关系的一些事情。他们也确实非常的爱自然,可能因为那边人很少,自然很多,你可以随便走到稍远一点的树林,可以野餐、烧烤、游泳。人跟人的距离和人跟自然的距离是一样的,而并不是在我们这里,人跟人的距离肯定要近于人跟自然的距离。我甚至在俄罗斯看到过一个老太太,她站在河边看着西洋照在河水上,她就流泪了,她还跟我说,你看,这就是神啊。我觉得在中国好象不太会发生这么戏剧性又这么情绪化的老太太对路人说出的话。

他们的自然非常美,去了以后发现那几个著名画家笔下的自然,天空云的层次、颜色都是真的,也非常辽阔。可能人跟自然的关系,或者人在城市里生活的空间导致人的感觉,就像张爱玲住的公寓或者我写的三一路里面的邻居,其实住的非常挤。而且过去那个年代,上海人住的挤可能是全国有名的,我们那边很多人是共用厨房的,具体的生活空间肯定会对人的感受产生影响。我后来自己买了一个很小的房子,六层的,没有电梯的公寓房。那个楼的隔音非常差,以至于我知道我隔壁邻居在干什么。我记得有一个男青年,他每天什么时候固定洗澡我都知道,因为他的浴室跟我进门的玄关是通的,居然有一扇窗开在我的玄关里。我每天听他默默的一个人,他也没有女朋友来,反正什么都听得见(笑)。有一次他忘记带钥匙了,他说能不能从我这里爬过去?我拒绝了他,但是我拒绝他的最主要理由是我家里太乱了,我觉得他进来看到我家这么乱会吓坏的,因为我真的不太爱理房间,我就拒绝了他。拒绝他以后,后来我又出门看到他,就不大好意思,因为害他多花几十块钱开锁,大家都是邻居,不帮他这个忙。那天我正好说,我要去散步,你去不去?我们就去散了步。《邻居》里面写的看飞机那些,因为我那个房子离机场不远,反正市中心,很贵,我肯定是地铁沿线往远里看哪里买得起就挑哪里,所以那边已经远到离机场不远的地步。我们散步走到一条河边,那里可以看到飞机降落。飞机降落的时候超级大,如果它从你的头正上方过去,就很像一个巨大的,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是我想象中如果一条鲸鱼从我的头上过去大概就是这样,因为它的肚子又很白,圆圆白白的。它过去那一刹那你会很兴奋,虽然它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但是当时你会觉得它是一个庞然巨兽,它是有生命的,我特别喜欢去看飞机。
但是照有的人理解,你这个人这么喜欢看飞机,好象你对人的世界又有些疏远。偶尔有人说我好像缺了一点人情世故,可我觉得我已经尽量(做了)。

  青苑动态
  媒体报道
  书友会预告
  书友会回顾
  新书排行榜
客户服务热线:
0791-8852 8829
联系我们:
金域名都旗舰店:南昌市洪都北大道299号金域名都1-021号
隆鑫批发门市:洪都中大道81号隆鑫广场一楼图书城43号
QQ(3):192479797
QQ(2):146221099(已满)
QQ(1):38646071(已满)
青苑网络平台:
青苑官网:http://www.qybook.cn
青苑微博:http://t.sina.com.cn/qingyuan1314
青苑豆瓣:http://www.douban.com/group/18980
书友会视频:http://v.qq.com/vplus/8ce758ee02a5419ba7f358a3c1cdb434
书友会留影:https://user.qzone.qq.com/2762910278/
扫描微信号
随时关注青苑动态
Copyright © 1992-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南昌青苑书店 版权所有 赣ICP备10026422号